家具展示-中国家具十大品牌之一
咨询热线:

3569517491

当前位置:bob官网 > 搜索引擎 > 360搜索 >
汇源果汁运营方破产重整,负债114亿,昔日帝国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21年06月11日 00时00分00秒

原标题:汇源果汁运营方破产重整,负债114亿,昔日帝国谁来接盘? 文|AI财经社 余洪 编辑|杨洁 在从港交所退市、创始人也黯然离去后,汇源果汁的运营方近日宣布即将破产重整。

背负了114亿元债务的昔日果汁帝国,如今的处境也再次引发了关注。

自从2018年停牌后,汇源果汁为了复牌,曾经做出了种种“自救”努力,还清违规贷款、甚至创始人离职,并一度动起了“卖商标”的念头。

但这仍然没有挽救汇源退市的命运。

汇源果汁是怎么走到如今这一步的?而现在,走出破产重整第一步的汇源果汁,能够等来“救星”吗? 破产重整第一步 6月1日,北京破产法庭发布公告称,为尽快推动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食品”)的重整工作,临时管理人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拟在汇源食品预重组期间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

根据公告要求,意向重组投资人的实缴注册资本应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最近一年意向重整投资人经审查的资产总额应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或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

汇源食品身上曾经凝聚着汇源果汁和创始人朱新礼的发展野心。

它是汇源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也是汇源果汁的运营方,是其在90年代走向全国市场的起点。

根据公开资料,汇源食品注册资本为3.2亿元,在北京、上海、长沙等地拥有分公司5家、全资子公司9家、参股公司3家。

公告表示,在预破产阶段招募投资人,能够为汇源食品公司提供资金资源,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化解债务问题,从而提高破产重整的成功率。

汇源食品临时管理人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曾向媒体透露,现在已有两三家意向方咨询,确定投资人需要经过尽职调查、方案遴选,整个过程大概要两个月时间。

核心资产的破产重整,对债务缠身的汇源果汁来说,应该是项利好。

而此时,距离汇源果汁的正式退市,已过了5个月。

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

但根据汇源集团最后公布的财报,在2017年,汇源集团的总负债达到11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1.8%。

在2018年3月,汇源果汁在公告中自曝存在42.82亿元违规关联借贷,汇源果汁遭到港交所介入调查,股票也在2018年被迫停牌。

其总市值也就此停留在了54亿港元,相较市值最高点的307亿港元,跌幅超82%。

为了复牌,汇源果汁进行了三年的“自救”。

违规的贷款已经全数追回,上市公司也拿到了相应的利息,为了取得港交所的信任,汇源果汁的高管多数离职,甚至创始人朱新礼也在2020年辞去了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在停牌期间,汇源果汁也曾传出向多家P2P公司贷款的消息。

在2019年,汇源果汁曾计划与天地壹号及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由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是以包括商标在内的等价资产注入,占股40%。

这也意味着,汇源果汁已经要到“卖商标”抵债的地步,但这笔交易最终还是流产了。

天眼查App显示,目前汇源食品已经11次被法院列为“老赖”,并收到14则限制消费令。

但在停牌期间,汇源果汁的债务是否已经减轻,外界对此仍无从得知。

在今年1月18日,汇源果汁由于无法满足复牌条件,从港交所退市。

曾经,汇源果汁也是当之无愧的资本宠儿。

遥想2007年,汇源果汁顶着“新春第一股”的头衔扣响资本市场的大门,创下当年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朱新礼也由山东沂源的“农二代”跻身福布斯中国百大富豪行列,身家达到61.3亿元。

而几年后的可口可乐收购案,却成为了汇源果汁的命运分水岭。

在那之后,汇源开始跌入负债累累、亏损不断的深渊,朱新礼“果汁大王”往日的光芒也不复存在。

朱新礼的“赌局” 朱新礼一直是个敢想敢干、又敢于投入的“豪赌”之人。

他出生于山东沂源的一个村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按照常理,朱新礼一辈子也该依靠黄土地生活。

但他不满足于此,却渐渐迷上了汽车修理,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朱新礼摸索出一条致富道路——成为卡车运输个体户, 也一跃成为村里小有名气的“土豪”。

白手起家的朱新礼也因此赢得了村民的欣赏,成功当选村委会主任。

做村官的三年里,朱新礼一口气先后创办了27家村办企业,从面粉厂、橡胶厂、皮鞋厂、皮毛厂到砖瓦厂都尝试了一番,并在几年后买下了一家亏损的罐头厂。

但在那时,朱新礼就将主产品从罐头改成了当时还没多少人去喝的果汁产品。

在1992年6月,汇源果汁的前身——淄博汇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朱新礼总是愿意去“尝新”。

他买来了德国的先进设备,并拿下了海外的果汁订单,打开了市场。

在1994年,朱新礼在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为汇源拓展国内市场打下了基础。

1996年,汇源中标了央视新闻联播的5秒标版广告权,就此一夜爆红,汇源也开始以迅速发展,成为市场认知度极高的“国民品牌”。

朱新礼开始了一次次更大的豪赌。

2002年底,朱新礼与昔日的合作伙伴德隆签订对赌协议,约定谁能率先筹到资金,谁就能够收购汇源全部股份。

冒着可能失去汇源的风险,朱新礼以此方式成功自德隆手中获得了汇源的全部控制权。

2005年,德隆由于资金链断裂倒闭,但汇源却没有受此波及。

2005年3月,朱新礼将汇源5%的股权卖给统一集团,交易金额约2.5亿元人民币。

2006年7月3日,朱新礼以2.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汇源35%的股权,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在内的外资战略投资者,一年后,汇源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但这已经不能满足朱新礼的野心。

接下来,他的计划是汇源的“大农业”帝国。

“大农业”梦碎 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准备以24亿美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汇源果汁。

如果成功,这将是可口可乐当时在国内最大的一笔收购。

可口可乐的目标是借这笔收购拿下中国的果汁市场,而汇源则是想要借此机会,卖个好价钱。

朱新礼更是曾公开向媒体表态:“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这是市场行为。

”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AI财经社表示,朱新礼一直都有一个农业梦,“当时他是想通过与可口可乐之间的交易,去圆自己大农业的梦想”。

当时,相较于汇源果汁已有的果汁饮料加工产业,朱新礼更加渴望去布局上游的“大农业产业链”,实现从果品、蔬菜、茶叶多品类的全覆盖,把原料的定价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可比仅仅做产业下游的加工产业的前景,要广阔得多。

在可口可乐提出收购之前,朱新礼已经在农业产业上游投资了几十亿元,先后在安徽、山东及湖北等多地建了水果加工基地。

并且,汇源果汁还削减了和可口可乐重合的销售渠道以及人员。

根据数据显示,汇源果汁的员工在2007年底是9722人,到2008年底已经减少到了4935人,销售人员则从3926人减少到1160人。

但在2009年3月,这笔收购案被叫停。

朱新礼这一次的“豪赌”失败,汇源果汁不仅资金出现紧张,遭受重创的销售体系,也再难恢复。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直到现在,还在为朱新礼可惜。

“朱新礼选择将汇源卖身可口可乐,一方面是因为可口可乐给出的估值相当高;而当时,虽然汇源的销量也达到了高峰点,朱新礼也感觉到果汁市场正面临危机。

事实也证明,确实这几年果汁行业发展也不景气。

那时确实是汇源卖身的好时机。

”他感慨,“但朱新礼发表‘企业当猪养’的言论,确实也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

” “可以说,农业梦把朱新礼害惨了。

”朱丹蓬说,“即使收购失败后,朱新礼也一直在为‘大农业’梦投资。

但农业项目投资大、投资周期比较长,回报期比较慢、回报率比较低,这也致使汇源的资金链出现断裂。

” 收购失败后,汇源已在全国建立140多个经营实体,投资了1000多万亩优质果蔬茶粮等种植基地,20余个农业产业园区,仅在湖北钟祥建设的一个生态绿色产业园,投资规模就高达142亿元,但这也让汇源的债务越滚越高。

从2009年到2016年的七年时间里,汇源的负债攀升了四倍多,到2017年底,汇源果汁总负债已经高达114亿元。

管理老化危机 被收购案和累累负债打乱阵脚后,汇源在产品、渠道和管理战略上也开始趋于保守。

这也使得汇源面临着日益严重的“老化危机”难题。

截至目前,有关汇源的最新人事调动信息仍然停留在2020年2月13日,彼时,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创始人朱新礼已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已辞任执行董事,王巍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公司的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成员。

这三位高管的年龄分别为69岁、45岁、58岁。

汇源的核心领导层普遍年龄都偏大,团队缺乏具有新鲜思想的人才。

直到汇源退市后,困扰朱新礼多年的人才问题仍未得以解决。

2013年,朱新礼挖来李锦记原高管苏盈福,但一年后,苏盈福就离开了汇源。

2018年,吴晓鹏空降为汇源的行政总裁,负责集团整体管理及日常运营工作。

2019年,上任半年后,吴晓鹏离职。

事实上,朱新礼曾先后引入5位快消行业的经理人,但没有一位的任职时间超过两年。

曾经的“家族式”的企业管理,已经让汇源的内部机制僵化。

朱丹蓬表示,朱新礼一直在针对人员老化、人才匮乏问题不断努力调整,“从苏盈福的到来,再到吴晓鹏的空降,汇源一直都在变革,但是整体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整个体系相对来说比较僵化,很多的职业经理人来到这个体系之内,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发挥他们的专业才能。

” 果汁“老大哥”挑战重重 尽管公司退市,但汇源果汁仍然遍布国内各个销售终端。

有数据显示,到2018年,汇源在100%果汁及中浓度果汁市场销售量份额占比,分别为43.7%和31.5%。

但对于汇源果汁而言,真正的挑战还是来自于果汁市场本身的变化。

朱新礼当年急于布局“大农业”,也是出于对果汁市场未来销量下降的担忧。

在中国,饮茶的历史悠久,消费者却没有经常喝果汁的习惯。

英敏特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果汁在国内非酒精饮料中的消费频率仅排在第五位,前四位分别为动物奶、酸奶/乳酸菌饮料、茶和咖啡。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软饮料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果汁的销量额的复合增速为-0.68%,销量排在中国各类饮料倒数第三位。

2019年果汁在国内各类饮料销售额中的占比仅为15.6%。

对此,栈道资本CEO吴志伟表示:“果汁没有成为消费刚需,国人通过蔬菜摄入的营养元素比外国人多,即饮的果汁增长很快,新鲜的水果增速也很快,瓶装果汁可能增速不快。

” 饮料市场上新的竞争者也不断出现。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碳酸饮料和包装饮用水一度成为国内饮料市场的主角;到了20世纪初,果汁、茶饮料等品类开始兴起。

而随后,能量饮料、咖啡饮料迎来高速发展期。

近年来,饮料界的“C位”,正逐渐让渡给了无糖饮料和气泡水,“无糖”风下,传统的果汁日益不再受到消费者青睐。

英敏特咨询告诉AI财经社,“现在消费者普遍觉得果汁的含糖量太高了,令追求健康需求的消费者产生顾虑。

” 近年来,无论是茶饮料还是碳酸饮料,都纷纷向无糖化转型,用低热量的阿斯巴甜、赤糖藓醇代替传统的蔗糖、白砂糖,并诞生了东方树叶、零度可乐、元气森林在内的一众流行饮料。

对于果汁饮料,消费者在浓度的基础上也增添了低糖需求。

另一方面,伴随着消费需求的升级,包装果汁饮品也面临着现制茶饮的激烈竞争。

消费者对饮品的需求逐渐向自我满足、社交满足和个性化方面升级,这也使得产品和口味更多元的现制茶饮迎来爆发式增长。

凯度消费者指数与厚生投资发布的《2020年中国食品服务行业白皮书(饮品篇)》显示,2016年-2019年,全国的现制茶饮门店数量在三年时间内,实现了接近100%的增长。

多位投资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资本对果汁行业的关注度不大,目前关注的主要是跨界饮料。

在汇源衰落后,果汁赛道,也再没有诞生新的龙头品牌。

因此,在行业整体式微的氛围下,汇源之后能否东山再起,是要打上问号的。

随着消费渠道的变化,便利店和电商渠道在饮料消费市场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传统商超渠道正在逐渐落伍,但从线上渠道的影响力来看,汇源也仍较其他饮料品牌有着较大差距。

AI财经社发现,汇源天猫官方旗舰店的粉丝数量为4.8万人,官方微博粉丝为40万人,而农夫山泉这两项数值分别为109万和50万。

在这方面,汇源更是无法和“后辈”元气森林相较,元气森林在天猫旗舰店的粉丝数已经达到506万。

汇源果汁和互联网渠道用户的连接目前仍然较少,在线上销量上,汇源果汁旗舰店的最高月销目前为700左右,而农夫山泉100%NFC橙汁的销量则已上千。

即使是在引以为傲的线下市场,汇源的“高端果汁老大哥”的位置也并不稳固,尤其是在南方消费市场。

“汇源在市场布局方面是有所欠缺的。

华东和华南市场是中国最富有的两个区域,但因为市场运营难度高、竞争激烈、市场费用高等原因,汇源并没有加大投入开拓这块市场,现在汇源在这两片颇具潜力的市场上是空白的。

”朱丹蓬说。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

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


本文系作者授权bob官网发表,并经bob官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想和千万bob官网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此文关键字:汇源,果汁,运营方,破产,重整,负债,114亿,昔日,
相关产品
柜族展示(Lord of cabinet),展柜之王!
手机:3569517491  地址:
服务热线:3569517491  Copyright © 2018-2028 bob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本公司从事手机展示柜台系列 数码展示柜台系列 化妆品展示柜系列 鞋服展示柜台系列 珠宝展示柜台系列 创意展示柜台系列 的产品,欢迎前来咨询!